陈兴文:一万年太久 只争朝夕

新闻热线:0876-3058388。了解广南最新最权威资讯,请下载“今日广南”APP、关注“视听广南GNTV”微信公众号、抖音号。

他两次辍学,越挫越勇

他一日当兵,永远做人民的子弟兵

一生为民,一心为民

直至退休仍然坚持

为人民奋战至古稀之年

2021年度中国老科协奖中

他榜上有名

“一生太短,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

这是他说得最多的一句口头禅

他就是广南县人大常委

会原主任陈兴文。

陈兴文右一

1945年8月15日,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,全国上下,百废待兴。1946年,国民党军队挑起内战,广大人民群众食不果腹,积贫积弱。同年11月,陈兴文在珠琳区小西吉村呱呱坠地,在战火此起彼伏的年代,陈兴文的童年饥肠辘辘,衣衫褴褛。

陈兴文从小聪明好学,明理懂事。读小学时,就从3年级跳读5年级,成绩遥遥领先,考入广南县第二中学(现珠琳镇政府所在地)。没有学费,成了他成长的“绊脚石”,母亲噙满泪水,把仅有的两角钱交给年幼的他。不肯向贫穷屈服,不甘向命运低头的陈兴文,鼓足勇气,从小西吉村徒步到学校,请求学校收留。那个年代,户户家徒四壁,青黄不接,就算有书本、桌椅板凳,学校也没有余钱供养一日三餐。学校看到陈兴文非读不可的坚持,只好免费让他领书回家自学。

15岁,陈兴文抱着初中课本爱不释手地回到家中,以为可以遨游知识海洋。然而,生活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,可以安静地学习。当年,珠琳区举全区之力修建马鞭梢水库,户户出工出劳,陈兴文主动顶替父母去修建水库,因为年级太小,被安排记账。学校得知情况,非常怜惜,不想一棵好苗子就此与学业擦肩而过,因知识贫乏而贫穷,于是每月资助3元,让他回到学校学习。遗憾的是,整个初中读读停停,直到升学考试那个学期,才真正意义上在学校里完整读完一个学期。两次辍学,陈兴文没有放弃,在学校和老师的帮助和鼓励下,仍然以较好的成绩考上了广南县第一中学高中班,贫困让辍学再次上演,陈兴文隐忍内心的不舍,回家与父母在生产队抢工分养家。

王侯将相,宁有种乎。从小志在四方的陈兴文不甘被贫穷淹没,不甘被现实打垮,1965年12月,他主动报名应征入伍,光荣地成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,先后在总参测绘队47分队当测绘员、蒙自军分区警卫排任副班长、曲靖军分区独立团任班长。五年的军旅生涯,锻造了他珍惜时间、积极向上、刻苦勤奋、吃苦耐劳、助人为乐的高尚品质。1970年,陈兴文光荣退伍,被安置到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文山独立团五营二连(堂上农场者古队)任副连长,带领农场人员开荒垦地,屯垦戍边,大干快上柑橘、茶叶等高原农特产业,为今天堂上农场“一村一品”打下坚实基础。

自古忠孝难两全。1972年,陈兴文父母年迈多病,陈兴文感念父母养育恩情,于是提出辞呈,回到父母身边孝老敬道,直至父母病逝。

父母相继离世,陈兴文悲痛万分,暗自立誓,一定要带领村民发家致富,让群众吃饱穿暖,小孩有钱读书,老人有钱看病。

要致富,先修路。说破嘴皮子,不如干出点样子。陈兴文以愚公移山之志,弘扬军人不怕苦、不怕累的艰苦奋斗作风,带领群众一锄一锄挖,一撮箕一撮箕端,一推车一推车拉 ,吃在路上、睡在路上,披星戴月,挖通了通村公路。1987年,陈兴文被村民推选为小西吉村村长,他更加深感责任重大,使命在肩,再次带领村民引自来水,建沼气池,修建学校,改造村里的水坝,村民生活逐步得到改善。陈兴文则是本村第一个开手扶拖拉搞机运输、第一个开办面条加工厂、第一个购买电视机的人,创下全村“十六个第一”的传奇。小西吉村从贫困村和后进村,被省委省政府评为“云南省文明村”,陈兴文也被省委省政府授予“民族团结先进个人”荣誉称号。

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,一个平凡普通的退役小伙获得省级表彰,成为全区、全县,乃至全州标杆,作为全县学典型、树榜样、当先锋的典型案例开展巡回宣传宣讲。陈兴文用苦干、实干、加油干的实干精神带动群众干事创业,1988年4月被珠琳区选为珠琳区小西吉乡乡长,从此人生开挂。

草根“农专家”“田秀才”在16年的从政生涯中,先后担任珠琳镇副镇长、镇长,广南县水电局局长,云南省水文局文山分局党支部书记,广南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,广南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等职务,其间被国务院全国农业普查办办公室表彰为“先进个人”,省、州、县表彰不计其数,2004年3月光荣退休。

一日当兵,永远是人民子弟兵。陈兴文从一个地道的农民从军从政,一心想着农民,牵挂着农民,总是围绕农田水利建设,烤烟等高原农特产业发展,推动“三农”工作。

广南县在历届领导干部的接续奋斗下,在全县人民的团结奋进下,成功创下中国好粮油示范县,中国产粮大县、全国粮“油”大县,中央生猪调出大县、云南省“一县一业”肉牛示范、云南省高原特色农业示范县等傲人业绩。

2004年4月,陈兴文光荣退休。退避三舍、休闲旅游、康养健身、儿孙绕膝,享天伦之乐是大部分退休离休老干部向往的晚年生活,而陈兴文却退伍不褪色,退个岗不退责,婉言谢绝企业年薪10余万的工作机会,响应县委县政府号召,担任广南县反邪教协会会长,带领会员进村入户开展反邪教宣传,为倡导文明、追求真理、崇尚科学营造良好氛围。集体和个人多次获得省、州、县表彰。

科技是第一生产力。科学技术不断创新,上可揽月,下可捉鳖,已经渗透到经济建设、社会发展、人类进步的各个领域。广南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离不开科技,陈兴文心知肚明。

2014年,广南县委县政府组建广南县老科技工作者协会,再次邀请陈兴文担任会长,70岁的陈兴文不假思索,一锤定音,一干就是2届6年。担任会长期间,高站位组建老科协二级组织,设有农业科技组、教育组、林业组、水电组、卫生组等五个老科协活动小组,会员达127人;先后深入18个乡镇调研282次;为2万多群众开展果蔬、药材、粮食等作物和猪、鸡、牛、羊、中蜂养殖等技术培训243期;笔耕不辍,撰写《关于改善县城环城道路交通的建议》《关于改善城区饮水的建议》《关于加强野生蒜头果管护,增加挂果的建议》《关于把广南旅游业做强做大,让旅游业成为支撑广南发展的大产业的建议》《关于做好广南中蜂养殖业,打造蜂蜜中最纯真的品牌的建议》等意见建议,积极建言献策,当好参谋;扶持广南县谦益蜂业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中蜂养殖。该合作社曾在广南、砚山、西畴、文山等县市建立了96个中蜂养殖小区,养殖22000多箱中蜂,年产近34吨蜜,带动3713余户档卡户发展致富;深入调研蒜头果产业保护发展现状,先后支持、参与毛平筹科技人员试种和创建蒜头果示范基地2100亩,其中在曙光布标较为成功地种植了700亩,对全县人工种植蒜头果起到了示范作用。在珠琳镇的博竹箐石山地种植了500亩,用种植蒜头果治理石漠化,实施退耕还林找到了成功的经验,让“绿水青山变成了金山银山”;积极多方协调,扶持业主扬仕勇在莲城丰收水库山坡创建了600亩蒜头果种植示范基地,目前已种下500亩,成活率达80%,长势良好,突破了蒜头果育苗难、移植难、成活率低的瓶颈,为规模化种植取得了成功的经验;积极向中国老科协、省老科协、州老科协汇报蒜头果产业发展的可行性和可观性,争取多方支持。、

陈兴文 左一

现在,广南县蒜头果产业已经纳入广南大健康产业的主要项目之一,引进云南贝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落地广南,与浙江大学现代中医研究所建立科技合作平台,共同研发神经酸凝胶糖果、神经酸胶囊、神经酸神经喷雾剂和含片等相关产品。获得一个发明专利、十个实用型专利。中华神经酸树APP上线运营,实现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中华神经酸树从育苗、种植到生产、销售全链路线上服务的互联网产品,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作出巨大贡献。

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陈兴文出生农家,深知农民的艰辛不易,无论在家务农,在工作岗位上,还是在退休的18年时间里,他一直秉承军人本色,用心丈量人生,用脚丈量责任,探索科技助农、科技兴农、科技富农的路子,引领群众从科技中要产量、从科技中获效益,为实现农村现代化,农民职业化、农业产业化开了好头,带了好路,尤其担任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会长期间,工作积极,成绩突出,精神可嘉,获得省、州、县多次集体和个人表彰,荣获“2021年度中国老科技工作者协会奖”。同年,77岁的陈兴文卸任老科技工作者协会会长职务。

记者:王丽越

编辑:王丽越

责编:陆佳雄

监审:刘桂扬

允许原文转载,但未经广南县融媒体中心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私自修改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