珠琳扶贫故事二:阿卡黑村脱贫攻坚工作点点滴滴

温馨提示:真拼实干、马上就办。了解广南最新最权威资讯,请下载“今日广南”APP、关注“视听广南GNTV”微信公众号。

阿卡黑村脱贫攻坚工作点点滴滴

0

1

我是有建房地点,为何政府把房子建在我的土地上。

2018年,建档立卡贫困户危房改造工作中,阿卡黑村工作队就遇到这样的一户,我是有建房地点,为何政府把房子建在我的土地上,他就是政策兜底户朱志明,朱志明户家庭人口2人,都是双目失明,与继子王家发(兜底户)共住一间危房,在危房改造前,村委会就把新建地点选择在老房子一则,两家的房子统一在一起建设,面积也够。

当施工队进住施工时,朱志明听到施工的声音,提上锄头去阻拦,施工队无法施工,报请村委会,当时在村委会的驻村第一书记陈远明及时赶到现场,做朱志明的思想工作,希望不要影响施工,在多次拉动朱志明时,朱志明伸嘴咬我们的第一书记陈远明同志,过路的群众围观过来,在一傍做朱志明的思想工作,并说道:“政府来帮你建房是好事,你就让人家施工吧,”朱志明说:“凭什么王家发的房子也建盖在我的地上,随后,堂弟朱志祥赶到现场,说道:“政府帮你建房难道说有错吗?你还是不是人”。越说越生气:“你近来五尺我就收拾你,你这个老杂毛”。最后强制把朱志明拉到一傍,施工才得到正常的展开。根据了解,朱志明不同意的原因,是因为当时有一人和朱志明谈过,这块地我给你2000元,你把地卖给我。

房子建好了,朱志明也住进了新家,后来朱志明慢慢地感到党和政府给他的温暧,朱志明说:不是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帮助。我现在还住在那间烂房子里,村委会和工作队上门走访时,虽然朱志明已身体不好,卧床不起,但他听得出来是工作队的生音,说道:“没有什么招待你们,来喝点酒”。听到朱志明这样说,工作队笑了。

0


2

CD级危房清零之殷正宽户危房改造的曲折之路。

2019年8月,驻村工作队刚来之际,发现殷正宽户仍住D级土木结构房屋,经过了解,该户5人,两个老人年级大丧失劳动力,儿媳妇在娘家只领孩子没有工作,全家只有儿子一个劳动力,儿子殷加武结婚时丈母娘家陪嫁一辆面包车,前段时间出车祸,赔了四万多元,造成家庭生活困难,因此该户被阿卡黑村纳入边缘户名单。

殷正宽户住房安全没有保障,阿卡黑村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解决该户住房安全问题,因为该户反复无常,给危房改造动员工作带来很大困难。开始的时候,动员他自行拆除重建,政府帮补3万元,殷正宽表示同意拆除重建,但需要同儿子殷加武商量。等工作队第二天去问商量结果的时候,他说儿子说了没有钱不盖了。之后工作队带加固改造施工方去他家实地看房屋能不能加固,施工方表示可以加固,我们动员其加固改造房屋,经过多次入户动员,他表示同意,后面他说工作队进去跟他说没有说清楚,又反悔了,之后工作队又换人前往沟通,认认真真讲解给他听,他同意修缮加固,工作队返回村委会,还没到村委会就打电话来说,分户出去的大儿子来了,说房屋加固也住不了,不同意加固了,修缮加固做不了了。再之后我们动员他自己拆除,新建一栋60平方米两层的砖钢结构房屋给他,他问60平方米有多少宽、大,我们说你的这个地基有70多平方米,60平方米没有比地基少多少,他同意了,之后他儿子殷加武回来,又说60平方米的房屋太小了,殷正宽的原话是如果老倌我死了,亲戚来了坐都没有地方坐,而且他说要自己拆除旧房,没有能力拆,这会儿砖钢结构又建不了了。

阿卡黑村委会召集全体人员开会商量一致同意先冷一段时间,殷加武回来一个月后,工作队再次前往动员其拆除重建,他表示同意借钱来建房,历时4个月的时间,房子终于拆除。他积极拆除旧房,并汇报进度,现已经安好门窗入住,解决住房安全问题,风险原因消除。这时,工作队放心了。


0

3

人畜分离之殷正品户人多牛多人畜分离难。

阿卡黑村殷正品户,只有70多岁的两老人在家,大大小小养有9头牛,两老居住在土木结构D级危房里,门口有一个牛圈只关得下1头牛,剩下的全部关在家里,存在人畜混居。

阿卡黑村委会找施工方来帮他家建牛圈,但因为资金不够需要农户自行平地基、拉料子到新建牛圈的地方,施工方负责支砌盖瓦。但因为两老70多岁,他们说没有能力从活动室搬料子到家门口了,要求施工方把料子倒在自家房屋背后的路边。施工方表示大车拉料子根本拉不到他家那上面,只能小车拉。两老可用牛车拉来两回就够了,但是两老也不愿意,而且殷正品户表示只盖10个平方的牛圈给根本不够关牛,不愿意新建这个牛圈了。

之后阿卡黑村委会召开会议讨论,该户两个儿子均已成家,户口分开了,大儿子殷加炳一家四口跟两老一本户口簿,小儿子殷加向一家三口单独在一本,可以给他建两个牛圈,一个儿子一间牛圈。决定了之后工作队去跟两老说,两老表示还是没有能力搬料子,因为料子问题牛圈迟迟没动,我们的人畜分离清不了零。工作队同施工方协商,直接兜底帮两个老人建两个牛圈了,料子也不用他们搬了。施工方同意后牛圈开始施工,历时两个月的时间,殷正品户实现人畜分离。这会儿,工作队心落了。


0

4

收入不达标之熊发英艰难的务工路。

阿卡黑村委会大坝上寨小组熊发英户,6口人,长子李友明外出务工多年无法联系,次子李友吉在珠琳镇初级中学校就读,长女李有娟、次女李友琴在阿卡黑小学就读,三子为学龄前儿童在家,熊发英丈夫早亡,独自一人在家带四个孩子,因为身体较弱,想就近打零工也没有人要。

偶然村委会严永如副书记了解到,熊发英想去蔬菜基地务工,但是又怕人家不要,所以不敢去问,他希望村委会的工作人员可以帮助她。严副书记来村委会和大家说以后。第一书记陈远明立刻带着村委会人员前往蔬菜基地商量,希望蔬菜基地可以给熊发英一个岗位,蔬菜基地老板同意后,工作队通知熊发英,可以来蔬菜基地务工了,第二天,第一书记陈远明就亲自带熊发英到蔬菜基地工作,被分到扶贫车间冷库里面整理蔬菜。

两天后熊发英自行回家也没有说一声就不来蔬菜基地上班了,工作队走访时看见她在家,问她为什么不去工作,她说冷库太冷她受不了,不愿意要这个工作了,她说她想去外面基地上折菜苔。工作队回村后商量着要不要再去蔬菜基地跟老板商量一下,一个星期后,同寨子的社保员李文武说,她已经带着小儿子外出务工了。熊发英的务工就此落下帷幕。这下,工作队省心了。


0

5

我没有能力改造我的房子,也不想麻烦政府。

阿卡黑3组杨开顺户,现有人口6人,儿子、儿媳、孙子都在外地务工,家里只有1位老人在,老人有2头耕地牛,种5亩多土地,在2018年全村全力推进档卡户房屋改造时,因老人家皮气古怪,工作队多次上门做老人的思想工作,都遭到老人的拒绝。

有一天晚上,村委会全体工作人员到老人家里再次了解家庭情况,为缓和气氛,工作队员梁启富问老人给有汉烟,并向他要支汉烟抽了起来,工作人员与老人拉家长,问寒问暧,向他讲一讲目前党和国家的扶贫政策,问他的身体现在如何,老人高兴地说“没有问题、吃得饱、睡得香”。在近1个小时的谈话时间后,最终老人说出了心里话,他说“之前我没有能力改造我的房屋,也不想麻烦政府了,是我对国家的政策不了解,对党的关心我没有放在心上”。

现我懂了,你们对我的房屋如何改造都可以,我都高兴,我都满意,最终老人同意了我们对他的房屋进行了修缮加固。这一刻,工作队安心了。


0

6

亮点定了,工作难了。

2020年5月25日,珠琳镇启动了人居环境整治现场推进会,会议明确,各村都要确定一个示范村,供州人居环境指导组参考,3天后,阿卡黑村母猪嘎小组被州人居环境指导确定为全镇示范村之一。亮点定了,工作怎么开展,作为村党委书记,怎么带领工作队员开展工作,无从下手,思前想后,最终确定还是要充分发动群众参与。

首先,召开群众会统一思想,但群众会开了,群众却不参与,积极性调动不起来,工作无法开展,时间一天天过去,工作仍没有起色。决定再次召开群众会,再次明确人居环境势在必行。

会后,群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,在公共区域进行全面大清理,户内大清扫,在全村掀起一场轰轰烈烈大干人居环境的场面。作为村党委书记也不甘落后,带领工作队“清三堆、建三园”编竹蓠。短短10日在干群的共同努力下,从一个牛屎成堆,污水横流,“脏、乱、差”的现状变成一个崭新的村庄,经得起上级的检查。这次,工作队轻松了。

阿卡黑村扶贫路上,故事多多,讲不完,道不尽,这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。阿卡黑村一直在努力,“5+2”“白加黑”是我们工作常态。镇党委政府安排的工作,我们坚决贯彻、决不退缩。相信在镇党委政府的坚强领导下,阿卡黑村的工作会越来越好。

故事来源:阿卡黑村委会

编辑:焦立鸠

责编:陆佳雄

审核:刘桂扬

(作者:珠琳镇党政办)

评论一下
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