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眼中的那抹“白”

真正的伟大,就在于拥有脆弱凡人的躯体却具有不可战胜的神性--塞涅卡

岁暮神州逢大疫,千城万户重门闭,永夜不知长几许,君须记。家国怎可凭天意,束发三千撑甲具。杏林白衣谁言弃,待到层云皆散去,朝阳里,镜中再画峨眉细。这是疫情来袭中国的真实写照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只不过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。

疫情突袭,有着多少卫健人”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”,用生命搭建桥梁,用胸膛挡着困难,用臂膀守护人民,真正践行着:“如果我有幸成为一名医护人员,那么我将用毕生之力守护着人民”,无论是2003年的非典,还是2020年的疫情,走在最前面的除了我们保家卫国的人民子弟兵,还有这一群救死扶伤的医护人员。

作为一名秘书学专业毕业的学生,对心中“那抹白”有着特殊的敬佩,踏出校园,机缘巧合来到了广南县板蚌乡卫生院,来的路上,路程遥远,蜿蜒崎岖,独有那路两旁的梧桐花在点缀着沿途的风景,给那蜿蜒之路增添了一抹色彩,来到这,独有的壮族苗族气息飘散在板蚌的每一个角落,这分钟,心中好似五味杂陈,对基层医护人员不由得又增加了几许敬佩。

在这里,我做着办公室文秘的工作,好似与普通行政工作毫无区别,又好似千差万别,刚来到板蚌卫生院,有很多声音在问我,为什么会选择来板蚌,时至今日,依旧毫无答案,但我在这开启了新的认知,有了新的身份,那就是成为广南卫健系统的一份子。

常年离家外出求学,好似脱离了家乡,对家乡的发展一无所知,对卫生健康的发展更是毫不关心,在亲人眼里,我们是寒窗苦读十余载的大学生,是走出大山的孩子,可回头看看,有多少异乡人民只身来到广南,投身于广南卫生健康事业,相比于他们,其实更该反思,偶尔头疼脑热,我们埋怨着乡镇医疗水平的低下,埋怨着乡镇医护人员的技术不行,去到县里,我们嫌医生脾气大,护士服务态度差,对于他们,从未有过尊重与理解,可当疫情来袭,是她们毅然放弃热气腾腾的年夜饭,放弃了陪着家人身边,无数个日夜坚守在一线,卡点、扫码、疫苗接种从未停歇。

穿上铠甲,他们是救死扶伤的勇士,可脱下铠甲,回归生活,他们也只是孩子的母亲,丈夫的妻子,父母的儿女,更有甚者,还是未曾褪去青涩的女孩,都是凡人骨,谁人不怕死,冲在最前面,只是因为那份担当与责任。

语言描述不过尔尔,一字两句又怎能写出卫健人的不易与付出,钟南山院士说过“选择学医可能是偶然,但你一旦选择了,就必须用一生的忠诚和热情去对待它”,我不是学医人,但很有幸能够与学医人为伍,在他们身上,我看到了热忱与执着,同时我也想向所有卫健人说一句“幸得有你,山河无恙”。

翻看云南省卫生健康事业70年发展纪实,超常规的拼搏奋斗,创造跨越式的健康奇迹,直到现在,医疗健康事业一直在稳步发展,从最初的洼地起步,到现在的稳步前进,其中付出多少卫健人的汗水与心酸。在这本纪实上,我看到了太多为医疗卫生事业付出生命与汗水的卫健人,回到几十年前,医疗卫生水平有限,赤脚医生是所有人民心中的那盏灯,可是为治病救人,赤脚医生要翻山越岭,淌泥泞、跨江海,重重困难依旧没有打断他们前进的步伐,这就是老一辈卫健人,一生赤城,奉献全部。

时间会消逝,但精神却一直在传承,今天,我们以卫健人身份为豪,明天,卫健将以我为豪,我将带着我所有的热诚与坚持,为卫健事业奋斗终身。

供稿:广南县板蚌乡卫生院—张才艳


(作者:卫健局张才艳)